这个"足球王国"把世界杯球场改建成了方舱医院


在运送滞留湖北台胞返乡问题上,民进党当局口口声声“防疫优先”,现在却要让数百台胞从湖北各地辗转数百甚至上千公里,分别前往上海去搭飞机,就没考虑过途中可能存在的防疫风险吗?他们也曾声称“弱势优先”,但按其要求指定从上海搭机,滞留台胞中的老人、孕妇、孩童等等不能就近从武汉直飞台湾,要么必须承受奔波之苦,要么被迫放弃回家。这就是台方所谓的“弱势优先”吗?

蔡丽新甚至承诺,除了规定的每月一次,“党政亲商会”还可以根据企业的需要“加场”,目的只有一个,“把所有的党政领导推到发展一线,为企业服务。”

3月26日下午,由淮安市委书记蔡丽新亲自谋划的淮安市“党政亲商会”首期活动在淮安市委举行。

民进党当局声称“全力”帮助台胞“平安返家”,但“说”与“做”却自相矛盾。据台媒报道,海基会公布消息后,大量电话随即涌入,担心“挤不上”飞机和提出湖北到上海路途遥远的“抱怨声不断”,台胞质问“为何不比照第一批、第二批,让大家就近从武汉搭机,偏要拉到上海”。岛内媒体还质疑,只有400多个机位的情况下,如何筛选优先顺序?是先抢先赢,还是弱势优先?为什么对滞留湖北台胞从上海搭乘正常航班回去,还要进行14天集中隔离检疫,而对从其他疫情严重地区返台的民众却不采取同样措施?显然,民进党当局的做法不符合安全便利原则,徒增风险、不便和成本,不仅不是要从台胞权益角度务实解决问题,而是在制造新问题、新麻烦,并继续制造偏见和歧视。

他说,有的圈起四面墙就能叫物流园,其实就是雇两个保安收停车费,消防、环保都存在问题。许伯栋提出,物流市场要加紧清理整顿,要有专门的人来管。

蔡丽新在交流时称,召开“亲商会”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要构建更加密切的“亲清”政商关系,在党委政府与企业之间,架起一座心连心的直通桥梁。

这让他感觉,这确实是一次务实的“约会”。

澎湃新闻注意到,和企业家“零距离”、“零时差”地交流,让政企互动进入“秒时代”,正在成为多地构建“亲清”新型政商关系的基本共识。

淮安市委常委、秘书长李森开始前还特别强调,这场“亲商会”不是会议的会,而是党政领导和企业家约会的会、会面的会、会办的会。

比如王强众,他建议政府要进一步加大对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,围绕农产品深加工,构建更加完善的产业链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