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勒斯坦民众抗议“世纪协议”
来源:巴勒斯坦民众抗议“世纪协议”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0:44:29


德国政府规定检测试剂只免费给有接触史的人检测,这让许多疑似新冠的病患无法得知自己是否患病。如果担心,可以花150欧元自行购买检测套装检测。

德国媒体的宣传,让许多当地人不但不重视疫情的严重性,反而对于戴口罩的亚洲人都产生了歧视心理。我一个越南同学的父母在当地开亚洲餐厅,由于部分欧洲人对亚洲人的歧视,餐厅的生意也变差了许多。

因为选择了国内的航空公司,所以飞机上大部分乘客都是中国人,几乎所有人都戴了口罩,有一家外国人全家也佩戴了口罩。近十个小时的航程,北京时间3月11日早上7点,飞机终于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。

巴西卫生部长曼德塔在今日的发布会上宣布,50万份新冠病毒检测试剂已于今日送抵巴西,未来几个月里巴西总共预定的500万份检测试剂也会陆续送抵巴西。据当地媒体报道,疫情最严重的圣保罗州的新冠病毒检测能力不足,圣保罗州主要负责提供新冠病毒检测试剂和进行病毒检测的阿道夫·卢兹研究所(Instituto Adolfo Lutz)目前日均检测量为400份/日,然而每天送到实验室并需要被检测的样本超过1200份,获得样本检测结果则需要等待14天以上,目前还有14000份样本亟待检测。圣保罗州疾控中心官员表示,从下周起阿道夫·卢兹研究所的日均检测量将提高到1800份/日,位于圣保罗市的布坦坦研究所(Instituto Butantan)将提高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的日产量至1000份/日,在15天后,圣保罗州的日均检测量预计可以达到10000份/日。3月26日,结束了在酒店为期14天的隔离,接受了三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,我终于能安心和家人团聚。

终于到了回国的日子。提前一天准备好各种防护用品,当地时间3月10日6点,我早早地出了门,坐火车去法兰克福机场。为避免路上被感染,我戴好护目镜、N95口罩,并用围巾和帽子把头包裹得严严实实,防止被歧视。尽管如此,还是会收到一些惊讶的目光。

这种情况下,身边一个人的咳嗽,都会引起周围人极大恐慌。

接下来的一个月,虽然德国确诊病例数逐渐增长,但人们对病毒并未重视。2月底,德国最大的科隆狂欢节如期举行,超过一万人参与了狂欢节游行,我的朋友圈里也有几个中国人参加了狂欢节,并拍视频晒出了当时人挤人的盛况。

由于许多华人采购口罩寄回国内,我们当地的药店口罩全部断货,店员告诉我,短期内都没办法补货。我在亚马逊上订购了N95和普通医用外科口罩,但迟迟不发货。幸运的是,酒精和消毒液还可以买到,我买了一些准备回国时带给家人朋友。

之后这段国内转机的行程,我更能明显感受到国内防疫的严格认真,不同于法兰克福飞上海的拥挤程度,整架飞机上乘客不到三十个人,人们都隔着坐。到达长春以后,由于在回国前一周,父母已经将我回国的信息上报给社区,一出机场,我便直接被工作人员用120救护车拉回到我老家的宾馆隔离。

由于每天关注国内新闻,了解新冠病毒的传染性之强,我减少了出门次数,但仍旧觉得只有回家才安心,和家人商讨后,重新订了三月回国的机票。